当前位置:主页 >影视 > 正文

云南黑帮老大是谁图片 黑帮老大范泽忠身份 全球黑帮排名大盘点

2017-03-20 18:07:27 来源:www.mxpcp.com 编辑:tomato

  导读: 提到“黑帮”,似乎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名词,而“黑帮老大”更是神秘之最,他们看似离老百姓的生活都很远,但其实不然。近日,云南曲靖公开宣判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云南省最大的黑社会团伙案件。放眼世界,其他国家还会有哪些让人瞠目结舌的黑帮组织和头目呢?小编一一为你道来。

  “黑帮”这个香港古惑仔电影情节里才会出现的名词,在民间用更通俗的话来说,可以叫“恶势力”。虽然说现在是高度文明的新社会,但依然还是会有这一帮派的存在,看似离老百姓的生活很远,但其实可能就在身边,只是平时显得比较隐匿。

  8月3日,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由公安部挂牌督办、云南省公安厅特别督办的镇雄县林业公安稽查队队长范泽忠(别名范晓)等黑社会团伙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据称,此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云南省最大的黑社会团伙案。

  其中,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组织妇女卖淫罪、敲诈勒索罪、窝藏罪,数罪并罚,判处首犯范泽忠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同案犯宋逢源、王傲、陈思学等33名被告人分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罚金等。

  法院经审理认定,2004年5月,范泽忠通过收赌债认识了宋逢源、王傲,后又通过宋逢源、王傲介绍认识了陈思学、宋荣森、宋登、常庆、常奎等人。范以自己的特殊身份,承诺弟兄们干了违法犯罪的事他能保出来,采取出钱供他们吃、喝、玩、乐和给零用钱等手段,以宋逢源、王傲、陈思学三人为基础,网罗劳教解教人员、社会无业人员、在校学生数十人,为团伙制定了“不能跳槽、跳槽者死”等规矩。同时,非法开办“恺撒歌城”,组织妇女卖淫获取经济来源,并将该歌城作为吃、喝、玩、乐和拉拢、发展组织成员的据点,逐渐形成了以范泽忠为首,宋逢源等为骨干,常庆等为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2004年5月至2005年9月期间,有计划、有领导、有分工地大肆进行各种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了当地社会、经济、生活秩序。

  在镇雄的大街小巷,到处可以见到“打黑除恶”的横幅,曾经黑帮刀光剑影下的罪恶已不复存在,但黑恶势力带给老百姓不曾愈合的伤疤还在隐隐作痛。

  一个女出租车司机的遭遇

  张林芬(化名)在镇雄县城开了4年出租车,在范泽忠犯罪团伙未落入法网之前,她上的是晚班,后来因与流氓团伙发生过口角,遭到对方恐吓不得不转上白班。

  2005年4月7日凌晨1点左右,张林芬因故晚上出车,来到恺撒歌城门前拉客。约半小时过后,三个喝得酩酊大醉的男子走出歌城,上了张林芬的车,张林芬习惯性地问:“去哪里?”不料,三人有说有笑却根本就不搭理张林芬。一连问了几遍仍无人回应后,她不耐烦的顶了对方一句:“你们不说要去哪里,叫我怎么开?”

  坐在前排的是一个染了满头黄发的“黄毛”,他瞪了张林芬一眼后,下车就往歌城二楼跑去。坐在后座上的另外两个男子拽住张林芬的衣服,恶狠狠地说:“今天你死定了。”一会儿,“黄毛”与五六个彪汉拎着长刀和铁棍冲下楼,朝张林芬的出租车冲来。前面那个穿着警服的男子大骂:“谁他妈吃了豹子胆,敢在我范二哥的地盘上闹事?”张林芬一看不妙,用尽浑身的力气挣脱后座上的两个男子,推开车门,撒腿便跑。

  那两个男子随即下车,抽出腰间随手携带的砍刀朝张林芬追赶了过去。“黄毛”和那几个彪汉挥起手中的铁棍对准张林芬的出租车乱砸一气。顷刻,出租车被砸得面目全非。仗着熟悉路况,张林芬钻进一条小巷得以侥幸逃脱。

  后来,当晚与张林芬同在歌城楼下等客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她,事发当时,现场有很多人围观,但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帮助她。那里是范泽忠的地盘,追砍张林芬的人与砸车的人都是他的手下。

  煤矿老板的黑帮后台

  “见人就给我狠狠的打,看谁还敢堵煤矿!”凭着“帮助摆平纠纷”承诺入股张家院煤矿的范泽忠,2005年8月11日下午3点,接到煤矿老板吴某的电话后,身着警服,带了几十个手下,直奔张家院村“大开杀戒”。

  2004年,吴某接手张家院煤矿的前几个月里,村里的村民基本上都能从矿上买到这种平价燃煤(70元/吨)。到了2005年,由于市场的煤炭价格直线上涨,煤矿老板中断了供应村民平价燃煤,提出所有的村民必须按市场的煤炭价格购买,使得矛盾迅速激化。

  在前,虽然村民与煤矿老板纠纷不断,但这样的纠纷也只是吵吵闹闹,并没有升级恶化。

  后来,吴某在村庄的下方发现了另一个采煤点。然而,这个采煤点的上方就是村民的住房,如果要在这儿打井采煤,势必会对村民的安全带来隐患。利欲薰心的吴某在新采煤点打井挖煤。不久,煤井上方的民房墙体开裂,原本激化的矛盾迅速恶化,村民用石头将煤井口填堵了。堵井就是断了吴某的财路,吴某绝对不会允许。

  吴某亮出了他手中的一张“王牌”———范泽忠。此前,手上控制着一个带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的范泽忠,凭着“帮助摆平纠纷”的承诺已经入股张家院煤矿。

  到了村里,范泽忠站在一边并没有发号施令,另一个“带头大哥”模样的男子挥舞着手中的钢管朝手后的小弟吆喝:“见人就给我狠狠地打,看谁还敢堵煤矿!”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家伙叫朱启东,是范手下的一个得力干将,此前,因村民与煤矿闹纠纷,他曾几次带人来“收拾”过张家院的村民。

  几十个手持砍刀、钢管的打手在朱启东的带领下在村子里开始行凶。见势不妙跑得快的村民都跑到附近的山上躲了起来,凡是没有来得及逃脱的年轻男子都遭到毒打,无一幸免。66岁的龚秀春老人听说村子里又出事了,怒火中烧,大老远从山上的农田里赶了回来。一见朱启东殴打村里的人,老人便上前阻止。朱启东非但不听劝阻,反而挥起钢管对准老人打了过来,老人应声倒地,被打成重伤。乡派出所的民警接警赶到村里时,范泽忠带领的一帮黑恶势力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面对黑恶势力的毒打与恐吓,几十个村民联名向政府及公安等部门举报,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的新挖煤井遂被查封。

  失学少年被拉入黑帮

  一场黑帮间为抢夺地盘而掀起的刀光血影之争中,一个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呻呤着倒下去了。这一幕就发生在2005年6月4日的镇雄街头。

  李富全与许绍莲曾经都是县食品公司的职工,2003年一起下岗,李虹是他们的儿子。

  6月4日凌晨,李富全夫妇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电话是镇雄县人民医院的医生打来的,说李虹受伤了,伤势很重正在医院抢救。

  李富全并不知道,就在1小时前,在县城南大街的街心花园两个黑帮团伙火拼,儿子李虹也是其中一个团伙的成员,结果被另一黑帮成员砍了37刀。

  夫妻俩赶到医院时,李虹已经不能张嘴说话了,但身体还在微微颤动,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血口,门牙都被砍掉了,其状惨不忍睹。李虹刚被送进医院抢救的时候,还能说话,把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给了急救医生。

  约半小时后,医生找到李富全夫妇说:“我们已经尽力了。”李虹死亡。

  李虹上到初二时,因成绩不好,不愿意读书就辍学了。李富全托亲戚给儿子在县职中找了个当门卫的活儿。可是,李虹刚上班不久,就跟职中的学生发生了冲突,为了避免事端,李虹辞职离开了学校。

  后来,李虹对于自己在外的事情干脆只字不提,父母也因此一直被蒙在鼓里。李虹踏足黑恶势力犯罪团伙,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范泽忠幻想一统黑帮

  2006年2月,一场声势浩大的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在全国打响。镇雄县公安局打黑除恶办公室主任袁峰分析认为,任何的黑恶势力发展壮大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敛财,范泽忠团伙也不例外。从范泽忠团伙的种种犯罪目的与动机来看,他们当时在镇雄属于势力最大、社会根基最深的团伙,经常与王林等黑恶势力争夺势力范围,范泽忠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不断扩充自己的势力,最终一统镇雄黑帮。

  2005年“6·04”血案发生前,镇雄县另一黑恶势力———王林团伙在街上碰到夙敌范泽忠手下的一个小弟,王林的手下用随身携带的刀具残忍地剁掉了对方的一根手指。6月4日这天,急于报仇的范泽忠团伙与王林团伙在县城南大街街心花园处火拼。当时,作为王林手下的骨干成员的李虹也在火拼之中。这一命案成了后来“6·04”专案的导火索,罩在范泽忠警服外的伪装由此被揭开。

  压力下的艰难取证

  镇雄县公安局内一幢两层楼的办公楼里,有一间“戒备森严”的办公室,房间不大,也没有门牌,前后两扇窗户全部装着密密麻麻的钢筋。在这间办公室里摆着三张桌子,办公设备很简陋,很少有人知道这间屋子就是镇雄县公安局的打黑除恶办公室,主任袁峰与他的另外几个同事每天就是在这间办公室里办公。

  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是袁峰的另一个头衔。袁峰说,“6·04”专案组的民警对受害人家属的取证都十分艰难,此案非同一般,所涉及到的罪犯带有黑社会性质,受害人家属已经失去了亲人,对那些恶贯满盈的黑社会虽然痛恨在心,但却害怕再遭报复不敢作证。

  一位专案组民警去受害人家里取证就吃了闭门羹。受害人家属能站出来指证对民警破案是至关重要的,办案民警只好坐在受害人家属的门前耐心等待,不厌其烦地反复通过电话沟通。结果,对方一接通电话就直接挂机。三天时间过去了,办案民警终于说动了受害人家属,他们眼含热泪,把民警请进屋里,积极配合民警工作。

  熟人抓熟人的难处

  范泽忠作为一个“黑社会老大”,他的警察身份极为特殊,而且,县城警察系统里的大多数人都认识他,公安机关要对这样的一个人的犯罪事实进行侦破取证,保密就成了重中之重的工作。镇雄县公安局党委在挑选专案组成员时,整个过程都是秘密进行的,就连公安局内部与专案无关的人员都无从知晓。

  专案组民警很快便选定。实际上,这些办案人员此前大都与范泽忠是熟人。县刑侦大队城关中队中队长何庭忠和大家一样,绝不会把这个外表“老实巴交”的人民警察与黑社会联想在一起。

  “6·04”案发时,群众对范泽忠的举报线索已经很多,作为一名刑警,何庭忠此时已经开始意识到,范泽忠极可能与命案有关。后来,县公安局党委恰恰挑选了他侦破范泽忠涉黑案件。何庭忠义不容辞地接受了局党委的安排。

  在整个专案组中,与何庭忠一样“顶着压力破案”的民警还有很多。2005年12月5日这天,顶住种种压力,范泽忠曾经的熟人、同为警察的专案组民警们亲手将他抓获归案。紧接着,这个涉黑犯罪团伙的主要骨干力量陆续被抓。

  如何消除打黑民警的后顾之忧?

  在涉黑大案的侦破中,所有专案组民警的破案行踪都是绝对保密的,包括他们的家人都不知道他们整天在做些什么。何庭忠在破案的那段时间经常早出晚归,除了知道“这段时间工作特忙”之外,对其他的事情家人一无所知。在跨省抓捕逃犯那段时间,家人一连好几天没有他的消息,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办案民警还经常收到匿名恐吓电话,并被黑恶势力团伙成员跟踪,但是,办案民警没有一个害怕过,动摇过。不过,确实也有一些办案民警对他们的家人有些担心。县公安局党委为了不让专案组成员分心,特地加强了对他们家人的保护措施。

  事实上,有一种担心是不可预测的:对黑恶势力的打击不力、不彻底,不排除有些人一旦出狱后,还会报复社会,报复办案民警及其亲人。县公安局打黑除恶办主任袁峰谈及此事语气显得有些沉重:“希望国家能进一步完善对打黑除恶民警相关权益及人身安全的保护机制,以消除办案民警后顾之忧。”

  说完了云南的黑帮老大,再来放眼世界。近年来,世界各地尤其是中东地区发生了太多起恶性恐怖袭击时间,到底是不是所谓的黑帮所为,有很多我们不得而知,但《福布斯》杂志却在他们的期刊上评选出了全球十大黑帮老大,小编为大家一一数来。

相关阅读>>

花边猛料hot

版权所有 美秀女性网 Copyright 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许可:浙ICP备15032812号-1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
联系邮箱:gsjsw520q#163.com[请将#换成@]
如您有好的建议,欢迎联系我们,我们会认真听取您的意见,精益求精,立志做最好的女性网.
分享美丽,专注女性 - MXPC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