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头条 > 正文

刑讯逼供女性手段有哪些.军统刑讯逼供女共手段,反贪局长被刑讯逼供照片

2017-03-20 18:21:21 来源:www.mxpcp.com 编辑:tomato

   导读: 在过去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时,我们常听到许多女抗日志士在敌人酷刑前面,坚守秘密,决不向敌人吐露半个字的英雄事迹。这些女抗日志士为了自己的信仰,不向日寇低头,值得我们永远铭记与学习。说到用刑,真是一件残酷的事情,那时受到酷刑就是摧残生命,我们来看看刑讯逼供女性手段图,军统刑讯逼供女共手段,反贪局长被刑讯逼供。

  自从红楼成为日本宪兵本部后,楼内的地下室成了宪兵队本部“留置场”(拘留所),许多爱国志士被关押在这里,遭受非人迫害。根据曾经被关押者的回忆,地下室甬道两边全是狭小的单间屋。靠西头的两排约14间囚室,全部改为木栅门,称为笼子。往东是刑讯室。看守所东西头各一门,入夕则锁之,看守的宪兵分班轮值,日夜巡逻。

  日军刑讯逼供女性手段,怎么对女人刑讯逼供

  曾被关押于红楼的燕京大学、辅仁大学教授有张东荪、邓之诚、洪煨莲、蔡一鄂、陈其因、侯仁之、伏开鹏、蓝公武等。燕大、辅大被捕教授因为在国内外都很著名,日本宪兵队慑于影响没有对他们用刑。但他们在被囚期间依然备受虐待凌辱。侯仁之曾经回忆到,他从天津被押解回京,在北平前门火车站下车后送到这里,未经任何审讯,就被押入地下室的一间牢房。当时,在押的燕大师生20余人均分别住在同一过道的不同牢号之中。

  每天下午,各牢号各出两人,由日本宪兵押着抬起恭桶到楼外厕所倾倒粪便。夜间,日本宪兵严刑逼供的审讯声、拷打声、犯人呼叫声不绝于耳,令人毛骨悚然。邓之诚记述他亲身见闻说:“宪兵队审讯时,无不用刑求者,有扑责,有批颊,有拶指,有水淋口鼻,有灌水。灌水引犯者至浴室中强饮满腹,以足蹈腹,水从耳鼻口中激射而出,最为惨苦,往往有致死者。闻尚有重刑逾于灌水者,又闻有电机磨人,毫发齿骨、血肉肌肤皆成液质,实惨不忍闻。宪兵队用刑,分队尤严,往往夜间被刑者哀呼凄厉,使人心胆俱碎。”

  即便不受日本人的酷刑,红楼地下牢房内的生活也极为艰难,到隆冬时节,天寒地冻,地下室内根本就没有炉火等取暖措施,人人都冻极而僵。每日也只提供两餐,每餐每人仅给两个窝头,一碗汤,一杯茶而已,全是残羹冷饭,根本吃不饱。由于狱中营养和卫生条件太差,因此在狱中传染斑疹、伤寒的人特别多,西侧囚室里死者达到数十人。燕大教授们也大多病倒,即便幸而未死,也个个骨瘦如柴,几无人状。

  1943年,北大红楼被交还给当时的伪北大。倡导自由民主的北大红楼在被日本军队占领期间,居然成了关押、残害中国人的人间地狱,更拘留了传播新知、教授文明的师生,这是北大红楼在近百年风雨中经历的最大摧残。

反贪局长被刑讯逼供

  冉建新,湖北利川市检察院前反贪局长,突然死了。他死于湖北巴东县看守所。巴东县检察院反贪局正在侦查他受贿一案。

  他死的时候,“七窍流血,全身是伤”,“手腕已断,头部大量出血。”他死之后,他的家属要求查看检察院的审讯录像。巴东县政法委书记说:“审讯室的监控录像坏了。”当然,就如其他类似案件一样,整个检察院的其他所有录像都没有坏。

  冉建新不是第一个被刑讯致死的犯罪嫌疑人。很不幸,他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

  然而作为一个前反贪局长,一个局内人,至少在最近几年,他也许是唯一遭此厄运者。

  一个曾经的执法者,一个曾经把别人关进看守所加以讯问的人,一个曾经可以合法使用暴力的人,一旦易地而处,坐在了审讯室里的另一方,不免也毫无还手之力。

  从冉建新死后利川百姓的反映看来,他应该是一个好官。因此我倾向于相信,在他担任反贪局长的时候,即使面临拒不招供的犯罪嫌疑人,他也不会使用刑讯手段。但是作为一个在体制浸淫多年的人,我相信,他对巴东检察院的种种手段,包括刑讯,包括禁止律师介入,包括“监控录像坏了”这些苍白的借口,他都不会陌生。

  其实,今天在公检法系统里面的一众司法官员们,除了刚刚入门还没“摸清地皮”者,又会有几个人对这些事情感到陌生?有几个公安局长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本局一向都是文明办案,从不采用刑讯?!有几个检察长敢说,自己从来没有在明知存在刑讯的情况下,依然对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又有几个法院院长敢说,本院定罪甚至枪决的罪犯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建立在刑讯获得的口供基础上?

版权所有 美秀女性网 Copyright 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许可:浙ICP备15032812号-1
如您有好的建议,欢迎联系我们,我们会认真听取您的意见,精益求精,立志做最好的女性网.
分享美丽,专注女性 - MXPCP.COM